Rechitsa

啥也不会但是偶尔搞搞文和橡皮章的小菜鸡

Khonshu520当孤寡青蛙(群里口嗨)

Khonshu(因为没有信徒所以亲自下凡准备体验人间生活→520当孤寡青蛙):本神已完成疫苗接种,有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有绿色健康码通行,(从互联网世界抄来的)请雇主放心不会通过手机屏幕传染病毒(是图坦卡蒙的诅咒对吧?合理多了。转念一想这玩应都有人信自己连一个信徒都没有脸更臭了。)给您。祝愿给您朋友一个快乐520 !(520是什么东西。)

Marc和Steven和Jake的账号:我他妈的有老婆。/啊?什么难道是你要跟我过吗。这不太好吧我们还没有见过面balabala。/来xx地方等我。(实际上背地里准备好了木仓准备先女干后刹。)

Khonshu:这人怎么回事。管它呢我的神生第一单就要来了。

——

Khonshu:给我做核酸那女的的头都伸我嘴里了还是没捅到我喉咙里*

Khonshu:于是我干脆不做了(挠)

——

笑得 连脖子都没有

——

笑死了,是不是可以直接从他脖子的空隙伸进去*(什

——

防疫工作人员拿消防栓的水枪头顶着一大堆棉签追在Khonshu后面跑:你他妈的!停下!做!核!酸!

(开启高压水枪)(棉签发射)给!老娘!张嘴!!

——

防疫人员:同心抗疫!无神能逃!

——

Khonshu:妈的人间好可怕。

——

Khonshu: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520贺文)忘带钥匙被锁在门外的人被百般刁难

忘带钥匙被锁在门外的人被百般刁难

Steven忘了带钥匙,只要Marc想他随时可以爬上楼,但是Marc不想,屋里Layla靠着门吃着土耳其软糖和Marc一唱一和调戏Steven,被路过的华人邻居调侃“二位这是在结婚吗?”只有Khonshu被晾在一边的两人一神的日常小故事。(写的很菜,不喜请左上角火速逃生。)

——————————————————————

“Oi Steven,where're u heading for?”Donna面前的纸箱高塔停止了移动,从侧面颤颤巍巍探出来一双眼睛。

Steven不得不小心的拿膝盖顶住快要倾倒的箱子,过重的货物压的他手腕发酸。“库房。这些是新的纪念品。”

“那正好。今天还是你来轻点库存。”

目送着女主管嚼着泡泡糖一步步走远,Steven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头晕,那是Marc要接管身体的前奏,“Marc!一直到我回家可都是我的上班时间!”

“真不知道我们打两份工有什么用。”Marc靠在胡夫金字塔模型的反射面上叹了口气,接管了Steven的手。

有了Marc帮忙顿时搬运货物这件事轻松了许多,Steven抽空对着身旁展品玻璃罩上自己的剪影眨了下眼睛,“Thank u Marc.”

就连Marc也不得不承认,清点库存绝对是件既枯燥又无聊的活,他甚至已经开始期待当夜晚来临时,自己披上那只蠢鸟的祭祀服去惩恶扬善了。

不过显然Steven并不这么想,在精神世界里他已经抱怨了整整两个小时有关Khonshu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那次行动就因为你说了他一句,他就眼睁睁看着你身上被捅了两个大洞,一直大出血到快休克了才给你治疗。Oh god这根本不公平!”

头顶的电灯开始闪烁,身后货架上刚被整理好的河马玩偶被突然出现的Khonshu挤了一地。

听见声音,Steven马上准备转身下蹲伸出手去整理,但是Marc听的过于投入于是把身后的鸟头神当成了阿米特的信徒。

身为久经沙场的雇佣兵,长久以来应对危机的肌肉记忆起了作用,他迅速回身一个准备给偷袭者来个飞踢,但是身体的控制权却好巧不巧这时候被Steven抢了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抬起一只腿华丽的转了半圈,然后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开始整理玩偶。

“My son.”Khonshu拿着月牙权杖在河马玩偶堆里静静地站着,声音和往日没什么不同,但Marc发誓他在那个骷髅鸟头上看见了该死的嘲讽。“我听到了你的召唤。同时,Marc Speter,我需要你的帮助。”

Marc把玩偶摆好,直接翻身跃过了柜台。Steven在脑子里一边对Marc说着抱歉一边又仗着Khonshu听不见开始大声喊old silly bird。Marc扶了下额头,语气颇有些无奈,“先回家拿护照。非法入境我可没法跟埃及人解释。”月神轻轻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家门口,Marc在身上一阵摸索也没找到钥匙,不得已只能求助已经准备休息的Steven,“Steven,你把钥匙放哪了?我找不到。”

“应该是左边的口袋里。”精神世界里Steven刚躺下没一会,就被叫了起来,多少有一点不耐烦。“或者你可以直接从窗口爬上去。”

事实证明老旧小区的墙确实不怎么隔音,屋内Layla刚从Steven空旷的堪称惨不忍睹的冰箱里拼凑出了今天的简易晚餐,就被门口没有被刻意压低的争吵的声音吸引了。

“看在那个笨鸽子的份上我发誓我出门前绝对带了钥匙!”“我宁愿相信是阿米特把你的钥匙召唤走了!”

Layla悄悄摸到门边,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扯过旁边的椅子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

“little worm。”Khonshu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鱼缸旁边,骷髅鸟头盯着缸里的鱼看得出神,鱼缸的造景还是杜阿特,那个严寒的沙子坡,他很不喜欢。

Layla眼看着Gus害怕的游到泵氧机附近企图把自己挡起来,该死的,这可是Steven的心头小宝贝,乐子看不成固然很可惜,但是鱼死了就得不偿失了。Layla不得不拔高了音调,希望能引起Marc的注意,“Khonshu,你在这干什么?”

门外的战争已经从嘴仗升级到左右手互搏了,听见Layla的声音,Steven立马惊喜的喊出了声,“谢天谢地,Layla,你能帮我们开门吗?”

Marc钳制Steven的力道又加重了,精神世界里Marc气急败坏的大喊:“That's my wife!”Steven被吵的脑子生疼,“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进屋拿护照。别闹脾气了Marc.”等了一会也没听到他的声音,Steven权当他默认了。

“Layla你在吗?”Steven又敲了敲门。

Layla把椅子挪开,转念一想又靠在了门上,看向在屋里乱转的月神,“Khonshu说想让我成为他的代理人。只有我同意了他才会放你们进来。”

Khonshu的身型一顿,正要开口反驳说自己没说过这样的话,仔细想想倒也觉得对自己有利,也就没有制止。不过还是烦躁的拿权杖在地板上敲击,床脚的沙子被震起,然后飘落,星星点点的粘在他身上泛着月光的飘带上。他讨厌沙子。这让他想起那些被放逐的日子。

Steven在门口焦急的徘徊,“天哪Layla你不能答应他!”他使劲的拽了拽门把手,门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

“Marc?”Steven又跑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处,试图从楼外面攀爬进来,但显然没有战服的保护和Marc的身手,这种事还是太危险了。

Marc当然不会告诉Steven,一个神只能有一个代理人,就算Khonshu单方面解绑也没用,必须是双方都同意才能解除关系,更何况他是铁了心要和Steven怄气。“一直到你回家才算是你的工作时间结束,这可是你说的,remember?”在此之前我可不会出来了。

终归是Steven先泄了气,好生好气的开始讨好自己的二重身,“Marc你那么厉害而且我知道你一定舍不得Layla的对吧。所以现在快出来帮帮她啊。”

原本已经在精神世界里挑了个舒服沙发坐着的Marc听见Steven的话竖起了耳朵,“你刚才说我什么?”

一看夸人有效果Steven决定再接再厉,他走到门边一边敲门一边说着话,不仅是对Marc,也是对Layla,“我只是想说,跟你相处的时候,会希望以后永远都是这样,我的生活中时刻都有你的陪伴,有说有笑地过着每一天,不必轰轰烈烈,就寻常的每一天。”

Layla仰头笑了笑,“我发誓,Marc现在肯定在听着。”

房间另一边Khonshu好像终于找到舒服的角度,优雅的拿着权杖靠在窗边,脚却角度刁钻的堪堪躲过床边的一圈沙子堆。

神祇静静的站在那里,月光透过窗户淡淡的镀在他的身上,此刻的他才像多年前古埃及壁画上记载的身着华服受万人敬仰的神。这么多年过去了,华服早已风化变成几缕破败的粗布缠在身上,荣誉也早也不再。被放逐的神,失去信徒的神,却也是最执拗的,一代一代的挑选着代行者,替他守护这漫天星辰,守护着夜行的人们。

“替我问问Marc,他对我有什么评价。”Khonshu的巨大鸟喙指向Layla。“和Taworit?”谈到对神的印象,Layla就莫名想给那个善良幽默的河马神拉好感。“和Taworit。”月神终归是放纵了自己的子民。

“Marc,你对Khonshu和Taworit的印象怎么样?”Layla的声音透过门传了出来。Steven轻轻拉着自己的左手,在精神世界里喊着Marc的名字,“看,我们就要成功了。”

Marc接管了身体,开始晃动肩膀思考着没有战服直接砸碎门板冲进去暴打Khonshu的可能性是多大,大不了去建材市场给Steven买个一模一样的门安回去。

“Marc!这可是妈妈的门!你要是打碎它我一个月都不让你吃肉!”Steven好像是察觉了他的想法,在精神世界里拿起水杯就朝着地面泼过去。

Marc顿时感觉脑袋一凉,烦躁的摸了摸头发之后,只能对着Steven保证他不会这么做,然后硬着头皮准备回答Khonshu的问题。

“我侍奉你。Khonshu。你知道人类最大的武器是什么吗?……”

电梯间突然响起移动重物的声音,Marc屏住呼吸,轻重轻的敲了三下门,那是Layla和他设置的暗号,专门应对一些突发状况。Layla会意,悄悄把门拉开一条缝隙。

那声音越来越近。叮。电梯停在了五楼。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扛着电饭锅的华裔大妈。大妈慢吞吞的走到Marc旁边,把电饭锅放下开始掏钥匙。Marc和Layla盯着大妈手里的白色桶状物体,神经紧绷。不过还好。看样子是个恐怖分子而不是不是阿米特的信徒。

“不好意思,”大妈推了推眼镜,“但你们两位是在结婚吗?”

“Steven你认识她吗?”Marc看着面前的人跟自己很熟络的样子开始在精神世界里紧急求助Steven,表面上礼貌的对着大妈点头微笑了一下。

“好像是前几天刚搬来的。我们见过几面。她真的很热情。”Steven正在跪地擦水渍,没工夫看外面发生了什么,连头也没抬就回应了Marc。“可别对她那么粗暴。”

Layla探出头,随手拽过Steven在门后案台上放置的一个物件,掂了一下重量感觉很顺手,于是借着门板的遮挡把它递给了Marc,“事实上,我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大妈脸上充满了惊讶,她放下手里还没找到家门钥匙的钥匙串,“天啊。小伙子,看你年轻,我还以为你没找到对象呢,这几天还合计让我外甥女和你认识认识呢。”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妈端起地上的电饭锅,“这是我新做的炖肉,正好让你们尝尝。”

Marc和Layla对视一眼,心想原来是厨房用具吗。

等到锅盖打开,肉香扑鼻而来,他俩才想起来于情于理也不能把好心给邻居分享美食的人家晾在一边,Marc悄悄的把Layla递给他的东西别上了后腰,便热情的把大妈请进了屋。

三个人一个神就这么围着一锅炖肉在Steven家的餐厅坐下了,短短半小时,大妈就从自己的子女一路聊到了Marc和Layla的夫妻相处。

Steven在精神世界里听的有滋有味,时不时给出自己的见解,外面Layla也和大妈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甚至还约定周四一起去大妈外甥女开的发廊里做头发。

终于在Khonshu第五遍在Marc耳边喊the mission的时候,Marc背过身去假借打喷嚏活动了一下为了附和大妈的话而面部都笑僵了的肌肉,半推半就的把大妈和她的空电饭锅推回了家。

“我感觉我现在像被车撞了一样。”Marc把餐具草草堆到水池里,看着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罐土耳其软糖吃的正香的Layla叹了口气。

“是高铁。宝贝。”Layla笑着绕到Marc背后轻轻抱住他。

Marc扫视了一圈,最终从餐橱柜底下粘着的文件夹里拿出了自己的护照,他听见Steven在精神世界里小声的抱怨,“我以为你会多花一些时间才能找到的。”

Marc转身抱住Layla,托着她的腰让Layla跨坐在餐台上,抬头给了自家老婆一个湿哒哒的吻,“是吗?”

Layla环住Marc的脖子,让自己挂在Marc上面,她伏在他肩头,让微弱的气流划过Marc的耳廓,“Oi Marc where're we heading for?”

Marc本想说the bed,但是稍一分心就让Steven夺去了控制权,他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在变烫,然后双手不受控制的推开了Layla,“Steven!That's my wife !”

突然掌控了身体的Steven第一反应就是害羞又尴尬的推开自己的心上人,然后语无伦次的开始解释,“Sorry,Layla,I just can't help it.”Steven的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挥舞,最终被Layla好笑的轻轻握住。“没有人说过你很可爱吗。”“u know what,i think u can handle this Marc.”

Marc在一阵眩晕后接管了身体,他摸了摸自己逐渐降温的脸,在水池的反射面上瞥见了精神世界里缩在沙发上捂着脸小声嘀咕的Steven。但是被他这么一搅合两个人倒也没了兴致。

Khonshu突然瞬移到Marc和Layla旁边,巨大的鸟喙几乎要戳到两人,“The mission!!!”

——————————————————————

(这篇就是激情做饭的产物,多少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大家看个乐呵就好。原本最后想加个Khonshu网开一面不让Marc和Steven做任务,两人一神在郊区的早地上趴趴看星星,然后良心发现深情告白的俗套桥段,但是奈何自己太菜了而且完全懒得写。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三色孔苏排排坐

原图是LOF上面路易妈咪的

大英博物馆古埃及展厅礼品店入职信👌🏻

一些月骑笑话

khonshu:我家avatar的人格就像就像内裤,你得有,但不必逢人就证明你有,是吧Jake?


感觉一直在努力维持身材体能的都是Marc吧,按Steven的素食食谱来根本达不到训练要求,已经想象到每次Marc回来,因为Steven吃了什么高热量甜品或者蛋白质不够,努力锻炼增肌的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说Steven你真的没有想过为什么自己一天都不锻炼但是身材这么壮吗


Marc打着架呢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在晃,伸手挡下对面的拳头还抽空摸了下原本是自己腹肌的地方,现在那是软乎乎的小肚腩了,因为过于气愤所以喊了出来:Steven what did u eat for all these days?! 过了一会发现对面跟自己打架那几个人愣住了,like:老大这人好像有毛病我们还打不打了?然后Marc越想越气恼羞成怒把这几个逼揍成爹妈都不认识的样子。


而且还得是用那种想起来自己明明作息规律又健康但是非得替另一个作息不规律生活很颓的人格承担多吃乱吃而且不健身的后果所以委了巴屈的语气嚎出来的:Steven这几天你他妈到底吃啥了啊?!!(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